德国人的姓名常识

2020-05-07 作者:风俗习惯   |   浏览(124)

德国人的姓名包括名字和姓两部分,把名字排列在姓前。如,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卡尔马克思,卡尔是名,马克思是姓;着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叫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是他的姓。 由于德国人名字相同的很多,为了区别。往往在名字上加一个附加名。这种情况常见于对帝王的称呼。如狮子亨利、红胡子腓特烈等。 德国人的姓来源很广,有的沿用古日耳曼语中的人名,有的取自《圣经》中圣徒的名字,有人把某一地区的名称作为自己的姓,也有人的姓与某一自然现象的名称相同。最常见的是将某人的职业或人体特征变成该人的姓。如施奈德、戈尔德施米特、克莱因等。 成年女子结婚后,一般都改用丈夫的姓。当然,也可以保留原姓,或在原姓之前加上丈夫的姓,这就出现了复姓。结婚之后将自己的姓书写在丈夫的姓之前,已作为德国妇女要求解放的象征,于最近十几年开始流行起来。 德国人在称呼别人时,名字一般只用于家庭内部、青少年之间,以及成人的亲密朋友之间,以显得随便和亲近。值得一提的是,子女也可以叫父母的名字。

俄罗斯的姓氏不仅可由绰号演变组成,个人名字的各种形式也可作为姓氏的基础,这就使得俄罗斯姓氏愈加多样化。“瓦西里”是一个流行的俄国名字,源自希腊语,由这个名字及其多种形式组成了50多个感情色彩彼此不同的姓,而“伊凡”这个名字可以组成100多个不同的姓。还有许多俄罗斯姓氏是由父称组成的。

在俄罗斯还经常能见到外国姓氏。许多来自其他国家的人,娶了俄罗斯妻子后,他们的外国姓氏就保留了下来。此外,在俄罗斯自古以来就生活着不少讲不同语言的少数民族,他们和俄罗斯族人混居一起,在许多情况下保留了本民族的名字,并作为姓氏世代相传。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外国姓氏也俄罗斯化了,如意大利的姓“契切利”变成了“契切林”;匈牙利的姓“卡拉什”变成了“卡拉绍夫”,以后又变成了“卡拉切夫”。少数民族的姓也有类似情况,如鞑靼人的名“穆罕”演变成“穆哈诺夫”,等等。

俄罗斯神职人员的姓颇有特点,他们有的用所服务的教堂的名称作姓,如托洛茨基等。很多神父的姓常以—ский结尾,这是模仿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姓,因为当时有许多来自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神父在教会管理部门任职或教会学校中任教,以—ский结尾的姓是神职人员最典型的姓。一些孩子本来已经有姓,但一旦入了教会学校,他的原姓后面就加上—ский,如伊凡诺夫就变成了伊凡诺夫斯基;如果孩子没有姓,就在他父亲的名字后面加—ский,如他父亲叫费多罗夫,他的姓就是费多罗夫斯基。有时把姓的词根译成拉丁文,然后加—ский,如纳捷什金,其本意是“希望”,译成拉丁文,则为“spero”,于是就变成了斯别洛斯基。

在俄罗斯还有一种浑名,它的使用有三种情况:第一是表示与人生活在一起的动物的名字,如沙利克等;第二是某些秘密组织成员的化名;第三是表示一个人的非正式的玩笑名,即绰号。许多俄罗斯姓氏就是由绰号演变而来的,如一个白头发的人,邻居根据他一头浅发给了他一个绰号“别里亚克”,这个人的孩子就往往被人称为别里亚克的孩子,久而久之就成了他的姓----别列科夫,一代代传了下去,尽管现有这个姓的人的头发也许是深褐色的。又如,有的人因好斗而被叫做“佩图赫”,有的人因腿长而被称为“茹拉夫莱”等,这些绰号逐渐变成为姓氏——佩图霍夫、茹拉夫廖夫等。

按照俄国的风俗习惯,女子出嫁后一般应改用丈夫的姓,当然姓氏的结尾应是阴性的,名字和父称不变。不过有的人仍保留原姓,有少数人夫姓和原姓并用,中间用连词符号连接。

图片 1

需要指出的是,许多文学巨着中主角个人的名字,尤其是姓,是具有文学内涵的,它们的选用不是偶然的。作者在给自己作品的主角取名和姓时,一般都给其注入某种特征,并随作者的意图而呈现不同色彩。如格利鲍耶陀夫的《聪明误》中的“莫尔恰林”,这个姓来自动词молчаяь。显然,这个人物喜欢沉默,在上司面前一言不发,并以此来讨好上司。 “莫尔恰林”在着作中就成为逢迎巴结上司的奴颜心理的化身。普希金的名着《叶夫根尼?奥涅金》中的主人翁“奥涅金”,这个姓是由一条流经北方注入白海的河名演变而来的,作者取这个姓是想强调叶夫根尼严厉的性格、冷酷的心肠以及过于理性的智慧。因此,文学作品中主角的姓是别具意义的。

俄罗斯人的姓氏虽然繁多,但常用的姓并不很多。据莫斯科住址问讯处的资料表明,在首都900多万人中,姓伊凡诺夫的有11万多人,姓彼得洛夫的约6万多人,姓西多罗夫的有2.5万多人。这三大姓在全俄也是人数最多的,而姓其他姓氏的人就较少。最短、最少见的姓氏是一个俄文字母“o”,在莫斯科只有一人。

本文由金沙2055am官网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德国人的姓名常识

关键词: